首页 信托文章正文

国民信托-红河开投政信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信托 2020年03月01日 00:53 439 信托头条
→【手机用户点此处可直接拨打客服热线】←
如您不方便来电可以点击下方方框,即可自动复制客服微信,到微信搜索框粘贴即可添加↓

买【国民信托-红河开投政信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享/┃/全/┃/国/┃/最/┃/高/┃/返/┃/点/┃【1%-10%】

【合同面签】【返点现结】
点此处进入官网查看项目详情
----------------------以下项目是当天新闻资讯----------------------------------------------------------
2月29日凌晨,周口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发布讣告,周口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刘建武因公殉职,不幸于2月28日14时16分逝世,终年45岁。现定于3月1日10时,在周口市殡仪馆向遗体告别。

据河南省周口市人民代表大会官方网站公告,就在2月26日召开的周口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二次会议上,刘建武刚刚被任命为周口市副市长。他仅正式履职3天,就因公殉职。

           

2月26日,刘建武在周口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上做报告。


2020年春天对电商行业来说肯定不是一个好季节。这一年也很可能不是一个好年景。问题在于:问题会有多严重?

昨天,我在几个微信群里看到了一篇据说是对某电商巨头业务人员的调研纪要,内容非常悲观。我无法验证其来源,所以就不引用了。但是我与几位电商行业的朋友探讨了一阵子,结论是:形势非常严峻,而且大部分人可能还没有理解这种严峻。

事实上,早在半个月前,阿里巴巴发布财报时,CEO张勇就表示:受到疫情影响,2020年1-3月季度的营业收入将放缓,而且放缓幅度可能比较大。当分析师问起“疫情结束后会不会有恢复性/报复性增长”时,阿里的回答是“这取决于疫情何时结束”;疫情必须先结束,才谈得上恢复性增长。

京东、拼多多、唯品会等电商巨头即将在未来1-2个星期内公布财报。这是上个季度的财报,所以肯定不会受到疫情的影响;但是,分析师们必将反复询问“这个季度怎么办”。他们会期望公司给出定量或定性的指引——多半不会是什么很好的指引。

           

我努力与自己认识的电商平台、电商品牌工作人员以及熟悉电商市场的VC/PE讨论,以搞清楚形势到底有多差。从前线传来的大部分是坏消息。遗憾的是,现在没有多少定量数据可供分享。可以肯定的是,电商行业将面临如下三重的问题:

第一,疫情导致的物流行业开工率低、送货效率低下、取货困难,直接影响了用户需求。这是最容易理解的,也是最容易解决的,有望在未来1-2个月内得到较大的缓解(湖北等少数地区除外)。

第二,消费者对未来收入的信心不足,有意识地降低了对非必需品、高端品牌的采购预算。这是最严重的,也是长期效果最不好衡量的。在全面复工遥遥无期、企业业绩和员工奖金成谜的情况下,大部分中产阶级消费者都在谨慎地收紧消费。

第三,品牌和平台感知到了用户需求的疲软,从而在市场活动、新品开发乃至整个生产环节采取保守态度。在初始阶段可能还有一些“清库存”的营销活动,拖的时间越长则活动越少,所有人都在静待大势的好转。

           

可以确定的是,中高端美妆品牌已经受到了比较严重的影响;高端进口品牌、消费升级品牌也受到了立竿见影的影响。至于具体有多大的影响,网上有一些说法,我们尚无法验证,在此就不提及了。

当然,投资者总是企盼“东方不亮西方亮”,希望生鲜电商的崛起能够补回一些增长。遗憾的是,补不回来——生鲜电商的规模太小了,我们估计2019年这个品类仅仅为电商行业贡献了0.3-0.5%的GMV(注:不含外卖、便利店等泛O2O服务)。即便生鲜电商的GMV骤然增长十倍、二十倍,拉动作用也是非常有限的。

那么,一旦疫情结束(最有可能是在二季度中后期),会不会产生强烈的“报复性消费”呢?有可能,但是这种“报复性消费”大概不足以抵消中产阶级消费者的保守情绪,尤其是在长期经济形势能见度较低的情况下。

本次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了深刻的、难以磨灭的影响,这个影响至少会持续整整一年,或许多年。广大有房有贷、父母需要就医、子女需要入学的中产阶级,必须作出针对性反应:缩小家庭资产负债表,采取更保守的投资态度,降低负债消费,暂缓消费升级。安全是第一位的,享受降低到了第二位,而面子很可能就被扔掉了。

           

可以看到,上述问题不是电商行业孤立的问题,它会影响到消费的方方面面——无论是互联网的还是非互联网的。这些问题,没有一个是能由某家企业独自解决的,甚至整个电商行业、整个互联网行业联合起来也解决不了。

令我惊讶的是,电商业内人士和投资人在面对上述问题时,所采取的截然不同的态度:前者大部分忧心忡忡、谨慎保守,对未来的困难和不确定性估计得很足;后者则往往比较乐观,认为困难只是暂时的,疫情结束之后一切都会恢复正常。大致上,离前线越远的人就越乐观,例如二级市场投资者就明显比一级市场的乐观一点(所以过去几个星期A股市场表现还不错)。

究竟谁更接近真相、更正确呢?取决于中国乃至全球各主要经济体的应对态度。如果经济主管部门推出一系列的刺激方案,而且这些刺激方案恰好也能解决长期的、深层的问题,那么“因祸得福”也是可能的。但是,这里面的不确定性太高了。如果是我,不会在此时急于下赌注。

有人说“世界属于乐观者”;还有人说“悲观者往往是正确的,但是乐观者最终会获胜”。错了。世界既不属于乐观者也不属于悲观者;世界属于那些正确理解了事实的人。我们不能罔顾事实做任何判断,我们的一切成功都要基于对事实的尊重。

           

“要刮东风了,华生。”

“我看不会,福尔摩斯。很暖和嘛。”

“华生老兄!你真是多变的时代里固定不变的时刻。会刮东风的。这种风在英国还从来没有刮过。这股风会很冷,很厉害,华生。这阵风刮来,我们好多人可能就会凋谢。但这依然是上帝的风。风暴过去后,更加纯洁、更加美好、更加强大的国土将屹立在阳光之下。华生,开车,该是我们上路的时候了。”

——引自《福尔摩斯探案集》


           

(王潇雨 摄影)

距离海航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航集团”)未来命运的诸多传言沉渣泛起一周多之后,事情开始变得越来越清晰。

海航集团官方于2月29日发布了一则消息,表示“自2017年末爆发流动性风险以来,在各方支持下,海航集团积极开展‘自救’,但未能彻底化解风险。受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叠加影响,流动性风险有加剧趋势。”因此“近日,海南省人民政府牵头会同相关部门派出专业人员共同成立了‘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联合工作组将全面协助、全力推进本集团风险处置工作。”

海航集团在公告中表示,此次海南省政府介入是“应本集团请求”,目的是为了“为有效化解风险,维护各方利益”。

这也是由债权人牵头组成的联合工作组于2018年进驻海航集团以来,再一次有重量级工作组进驻。海航集团方面透露,联合工作组组长由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顾刚担任,常务副组长由海南洋浦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任任清华担任,副组长分别由中国民用航空中南地区管理局副局长李双臣、国家开发银行信贷管理局副局长程功担任。

海航集团官网也在29日发布了一则董事会成员调整公告,公告表示“根据工作需要,经2020年2月28日集团股东会、2月29日集团董事会审议通过,改选了部分董事。改选后的董事七名,分别为:陈峰、顾刚、李先华、谭向东、任清华、陈晓峰、何家福。选举陈峰担任董事长、顾刚担任执行董事长、李先华担任副董事长。同时,董事会决定分别聘任谭向东担任公司CEO(首席执行官)、任清华担任公司联席CEO(首席执行官)。”

如果说此前主要由金融机构组成的工作组是为了帮助海航集团在资产处置方面进行监督和推进工作的话,那么此次由地方政府牵头、民航主管部门以及主要债权人组成的工作组显然是在为已经前后耗时两年多但仍悬而未决的海航集团债务危机寻找到一个最终的处置方案。

对于海航集团及其主要资产最终的命运走向,《华夏时报》曾经在2月20日的报道《风眼中的海航》中援引接近海南省政府和海航集团相关消息人士所透露的信息进行了报道。

据一位接近海航集团的人士2月29日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最终的方案应该跟此前商定的出入不大,包括海南省政府将接管海航集团目前核心资产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航控股”),目前海南省国资委通过旗下企业仍然是海航控股的实际控制人,陈峰为代表的海航集团高层也通过多个平台控制着海航控股的剩余的大部分股权,并且一直以来掌控着这家中国第四大航空公司。

而有接近海航集团方面的消息表明,地方政府牵头组成工作组的进驻,实际上也代表着海航集团现有管理层已经将这部分资产彻底交出,“根据目前商定的结果,以陈峰为代表的公司管理层将只保留少数股权,可能会在公司保留象征性的高层职位,从而彻底将海航控股转变为一家地方国资航空公司。”

对于总规模超过7000亿的债务黑洞,多位相关消息人士透露的信息表明,债权人也已经同意债转股,但“今后将聚焦航空主业,与之无关的资产仍会寻求处置以降低债务规模。”

“虽然今年的疫情对航空业造成比较大的打击,但长远来看航空运输业仍然会是一个能够稳定持久发展的行业,并且会带来持续大量的现金流,特别是与海南国际旅游岛的发展定位非常契合,因此在‘一身轻’之后未来发展还是可期的。”一位此前曾经在海航集团供职的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能够迅速使得僵持已久的海航集团债务问题处置的主要原因在于“新冠”疫情爆发之后对于航空公司现金流带来的巨大冲击,使得本来就已经捉襟见肘的“海航系”航空公司面临的处境更为凶险。

来自多家在线旅游服务平台方面的消息表明,“海航系”航司从2月10日开始就不向这些平台支付机票的退票款,导致平台无法按照中国民用航空局的相关退改签规定将退款返还给在消费者,引发了一系列的投诉和纠纷。

实际上,对“海航系”航司而言,本来在疫情爆发前就已经在资金问题上接连“暴雷”,比如拖欠航油费用一度面临断油威胁,拖欠租赁公司飞机租金导致飞机在海外被扣留,甚至员工工资、合作伙伴货款等问题两年来导致“四处漏风”。

而“新冠”导致现金流枯竭恐怕也是海航集团不得不最终承认“未能彻底化解风险”的最后一击。以海航集团旗下规模最大盈利能力最强的航企海南航空为例,根据本报记者拿到的一份生产统计数据,自2月5日之后航班客座率就没有超过10%,单日收入今年最高点的超过1.4亿元迅速滑落至最低点的不到600万元。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标签: 国民信托-红河开投政信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信托头条网